第5版:黄河故事—让黄河成为造福人民的幸福河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中国藏族网通 | 青海羚网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20年6月29日 星期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河湖“久”治,碧水长流
↑如今,沿岸的非法采砂厂已不复存在,河道两侧一排排茁壮成长的绿苗,成为这里新的风景线。
严酷的工作环境也阻挡不了河湖长的工作热情。
三江源裸鲤数量日益增多。
“扎根”草原湖畔,全力做好河湖管护。

地处果洛藏族自治州东南部,青、川、甘三省交界处的久治县,是万里黄河穿境而过的县域之一,境内河湖众多,是青藏高原重要水源地和绿色安全屏障。近年来,久治县全面推行河湖长制,构建“十九河三湖一冰川一水库一水源地”县乡两级河湖长管理体系,建成上下游共治、岸上岸下同治、部门协调联治、全民参与群治的河湖管理保护机制,进一步维护了河道健康环境和水质安全,逐步实现了水清、河畅、湖美、岸绿的良好生态风貌。 本报记者 黄灵燕 摄

本报记者 孙海玲

六月的果洛,初绽美丽容颜。

湖水清澈透明,裸鲤翔于浅底,雪山倒影,山中有水,水中有山——这里是位于果洛藏族自治州久治县的年保玉则,被称为“天神后花园”。

清晨,草原上飘落了一场小雨,久治县索乎日麻乡索日村的昂旦身披一件大衣,“闯入”了这片宁静的地带。

巡林、护河、清理河道垃圾……不一会,瘦削的昂旦被淋了个湿透。“下雨了也不影响我们去巡河、捡垃圾,因为我是生态管护员,保护好这里的草原、湖泊是我的责任。”

时间追溯到2018年以前,28岁的昂旦还是个旅游经营者,靠着年保玉则景区,一家人过着不错的生活。“进入景区需要马运输游客,那时候我们几户村民一起开着一家马匹租赁店,旅游旺季每个月有上万元的收入。”昂旦回忆着。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索日村是距离年保玉则最近的一个村,几年前,昂旦和村民靠着景区吃着“旅游饭”。由于游客激增,也因此破坏了草原,加剧了草场退化,2018年4月,年保玉则停止开放。

随着景区关闭,昂旦的身份也发生了变化——从以前经营者变身为生态管护者。生态管护员,这一身份来之不易,一年有2万余元的收入,选人时向建档立卡的贫困户倾斜,也考虑人员素质。

以前在索取,现在在保护。

关停景区,拆掉木栈道,设立生态管护员,昂旦成了1300多名生态保护员中的一员。全县动员全民全社会力量参与环保,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环境,他们的职责是每天在自己管辖的保护区域巡林、护河,清理河道垃圾,禁止非法采挖。用昂旦的话说,“虽然景区关闭了,但生态环境越来越好了,我们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老百姓也知道,只有生态赢了,经济才能赢。比起牺牲的经济利益,老百姓更看重这片草原的长远利益。”索乎日麻乡人武部部长更桑说,许多生态保护员不为报酬,自愿巡山巡湖,每天,他们都会在年保玉则管辖区域巡逻,在草地、林间仔细检查,及时清理垃圾。

水清岸绿,鱼翔浅底。两年来,严格的保护让这里恢复了宁静,也逐渐恢复了以往的美丽。而年保玉则的“水清岸绿”只是全县水质量不断提升的一个缩影。

问“河”哪得清如许?为有“河长”治水来。

地处果洛州境东南部,青、川、甘三省交界处的久治县,是万里黄河穿境而过的县域之一,境内河湖众多,很多都是黄河支流,这些江河湖泊既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基础支撑,也事关人民群众福祉。

沙科河是久治县智青松多镇境内比较大的一条黄河支流,从县内的达仓水库到扎麻贡麻地区,有27公里的水域属于沙科村的管护范围。

初夏季节,沙科河岸上的格桑花摇曳生姿,河水碧波荡漾,缓缓东流,水鸟时不时掠过,或是在水面上激起一片温柔的涟漪,或是在蓝天上画下一道美丽的弧线。

“如今河道两旁水清岸绿,少了非法采砂的行为,河水清澈了,草场更茂盛了,与珍稀野生动物的‘邂逅’已是寻常。”智青松多镇党委书记代乐华旦说:“水的后面是人的努力,河湖清澈离不开河湖长制度的推行和落实。”

眼前的沙科河是距离沙科村最近的一条河,沙科村的党支部书记和副书记是村级河湖长,负责管护着这条河以及周边沟沟壑壑中的大小湖泊。

2018年4月5日,是村党支部副书记仁增记忆深刻的一天,因为这天,他当上了河湖长。

仁增对这片草原有着深厚的感情,沙科河更是陪伴他长大的一条河,他说这条河就像是形影不离的玩伴,他对这条河有着别样的情怀。

在他的记忆里,这条河经历过三次大的转变。小时候,河水清澈,水草丰美;十多年前,由于过度放牧,导致草畜不平衡,加之乱搭乱建、乱采砂石现象严重,河道两边垃圾渐多,河变得不再清澈;这两年,全员参与治理,河道干净了,河水清澈了,牧草长得更好了,小时候的沙科河又回来了。

“希望沙科河能重现小时候的清澈和干净。”十多年前,仁增的心里有着这样一个梦想。

2018年,全县开始推行河湖长工作制度,更巧的是仁增成了一名河湖长。

据县农牧水利和科技局副局长魏鹏介绍:“全县构建了‘十九河三湖一冰川一水库一水源地’县乡两级河湖长管理体系,由县委书记、县长担任总河湖长,6名副县级领导干部担任县级责任河湖长,共设乡镇河湖长12名、村级河湖长22名、村级巡河员396名、企业河长1名,分级分段落实河湖长河湖管护任务和职责。”

“自从当上河湖长的那一刻,我就告诉自己,一定要负起这个责任,努力守护好家乡的母亲河。”走在沙科河岸边,望着碧波荡漾的河水,仁增的眼里满是欢喜。

骑着摩托车,巡护河流湖泊,在河道两岸捡拾垃圾,成了仁增日常工作中最为重要的一部分。冬天,高原上的风吹得脸上生疼,夏天,烈日灼伤了皮肤,巡护27公里的河有时候需要整整一天,吃不上一口饭,喝不了一口水,但即使是这样严酷的工作环境也没有让仁增改变过初心。

“有没有乱搭乱建的、有没有非法采砂的、河道边有没有垃圾……”每次巡河时,这些都是仁增重点关注的内容。基本上一周一次的巡河工作,让仁增对这片河流更为熟悉,哪里的垃圾比较多,哪里的河流更湍急,哪里的草长得更好,他都一清二楚。

两年来,仁增细心呵护着这里的一草一木一滴水,他对这里的每一滴水,每一个人都有着深厚的感情。

有一次,他在沙科河巡河时,看到一个孩子掉落河中,当时他正在河边捡垃圾,看到河中呼喊的孩子时,来不及多想便跃身跳入河中,救起了孩子。

“孩子才十岁,家就在河边,玩耍时失足掉进河中。”说起河边的往事,仁增满是激动:“当时正是十月国庆节期间,河水冰冷透凉,河水到了我的腰部以上,对于一个十岁的孩子来说无异于‘猛兽’,我心里只想着救孩子。事后,孩子的父母还专程来敬献哈达,道谢。”

巡河、管河、护河、治河,东奔西走、风雨无阻,仁增把河湖长的责任掰开、揉碎融入心和行,不仅恢复了河道两岸的生机,还让河清岸绿的梦想逐渐变成现实。

碧水清长流,河湖必长治。沙科河的水景之变是河湖长履职尽责的生动注脚。

如果说山是大地的脊梁,那么河流就是大地的血脉。让党政负责人担任“河湖长”,等于给河湖找到了“主人”。

魏鹏说,近年来,久治县始终坚持生态立县战略,全力推动全县河湖长制工作从“有名”向“有实”迈进,由“见河长、见湖长”向“见行动、见成效”转变。全面实现河湖长制后,改变了过去多头管理的弊端,责任更加明确,形成了河道治理合力。

从反复治、集中治,到形成一河一策、每条河有人管有人治,河湖长制正带领久治走上治水管水常态化的道路。

江河奔腾,一路向前。

持之以恒、全面推行河湖长制,不仅让安居绘就出如画的美景,更孕育了繁荣的经济与文化。久治大地势必水岸常绿、江河常清。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中国藏族网通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国藏族网通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制作单位:中国藏族网通 青ICP证0104257号
   第1版:头版
   第2版:省内要闻
   第3版:国内要闻
   第4版:省内要闻
   第5版:黄河故事—让黄河成为造福人民的幸福河
   第6版:要闻
   第7版:国内国际
   第8版:综合新闻
   第9版:时评
   第10版:理论
   第11版:实践
   第12版:专版
河湖“久”治,碧水长流
推进河湖长制,方得源头碧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