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B13版:旧闻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中国藏族网通 | 青海羚网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20年7月29日 星期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放榜前后
古代学子都干些啥?
近期,正是高考成绩放榜时。远在几千年前,参加完科考的学子们翘首以待,与我们品味着同样的焦灼。放榜在即,让我们随古人一起去看看有关放榜的那些事儿。

放榜前:

长安虚过四年花

在古代,因交通和科技不发达,科举考试不具备就近参加考试的条件,所以学子们要到省城和京城参加考试。科举考试没有固定的时间,唐朝时一度在秋天开考,次年春天才公布考试成绩,一些路途遥远的考生往来不便,于是考试后到放榜前的这段时间就住在京城。

除了一些在京城有亲朋好友家可以借住的学子,多数外地考生都是住在客栈中,因此这段时间也给学子们提供了结识和联络的机会。他们三五成群,或七八成队,游街看景必不可少,举杯邀月、诗词歌赋等文雅之酒有场必到。

对于贫寒的考生,这段滞留京城的时间并不好过。比如诗人孟郊家境贫寒,参加完科考之后要在长安居住半年有余,贫苦的他连最基本的生活保障都困难。他在《长安羁旅行》写道:“十日一理发,每梳飞旅尘。三旬九过饮,每食唯旧贫。”可见滞留京城的孟郊生活和精神状态都不太好,经常不梳洗,蓬头垢面,每顿饭仅是粗茶淡饭而已。

让学子们更焦虑的是等候成绩的紧张心情。晚唐进士翁成赞曾写过等待放榜的心情:“长安虚过四年花。”对于一个忙碌在仕途的举子而言,是无心关注自然界的春去秋来花开花落的,也许看到那百花争艳,更会使举子那颗敏感的心加速跳动。花有再开时,而自己的仕途之路何时才能打开?

毕生参加过多次科考而未中举的蒲松龄在《聊斋志异》中写了一名叫王子安的学子等待放榜的心情:“入闱后期望甚切。近放榜时,畅饮大醉,归卧内室。忽有人白:‘报马来。’王踉跄起曰:‘赏钱十千!’俄又有入者曰:‘汝中进士矣!’王大喜,起而呼曰:‘赏钱十千!’”其实这些都是王子安醉酒后的幻觉而已。想必蒲松龄自己也经历过多次这种等待放榜的焦虑心情。

据说,在放榜的前一天晚上,考生之间就会传播各种消息。这一晚他们会彻夜难眠,一边打听消息,一边焦急地等待放榜。放榜日天不亮,张贴榜文的墙下就站满了等待看榜的学子。

放榜日:

卷帘谁不看神仙

能从科举考试的千军万马中杀出来,在唐代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所以放榜日这一天是万众瞩目的日子。

唐进士试放榜多在二月,一般在清晨,榜张贴在贡院东墙。据《唐摭言》记载:“南院放榜,张榜墙乃南院东墙也,别筑起一堵,丈余,外有蠕垣,未辨色。即自北院将榜就南院张挂之。”榜文以黄纸淡墨书写,喜庆吉祥,故称“金榜”,这也是“金榜题名”的来历。唐代的榜文一般是4张,唐代以后各朝代基本延续了张贴“金榜”的发榜方式,不过随着录取人数的增加,纸张数也随之增加了。

能够金榜题名者谁?放榜日是牵动长安的一件大事,不但为应试者关心,这也是百官乃至长安百姓很关心的事情。唐代徐夤的一首《放榜日》描绘了这天放榜之时全城轰动的景象:“喧喧车马欲朝天,人探东堂榜已悬。万里随便金鸑鷟,三台仍借玉连钱。话浮酒影彤霞灿,日照衫光瑞色鲜。十二街前楼阁上,卷帘谁不看神仙。”长安城里车马喧闹人声往来,原来是中举的金榜挂出来了。老百姓们也纷纷从家中出来挤上街头,去看看今年谁是中举的“神仙”。

明清时期各省的乡试放榜也极具仪式感。据《清稗类钞》载,清代乡试榜单公布时,“自朝至致毕,别自第五名倒写至解元,每写一名,易满堂灯烛一次。至是时而人声嘈杂,如鼎沸,如火警,如乱兵之入城,如夕鸦之归林”。可见这一过程颇具悬念性与仪式感,写一个名字都要更换一下屋里的红烛,而屋外等着看榜的学子和群众心情更是时而紧张时而澎湃。

一张《江南贡院放榜图》,形象地记录了明清时期乡试放榜的情形:一张巨大的皇榜张贴在江南贡院门前的照壁上,皇榜下的人摩肩接踵,争相观看。有的学子拨开人群往榜单前面挤,有人发现名落孙山后正仰天长叹,还有的学子看到自己的名字欣喜若狂地奔走相告……

科举结果会对个人命运产生巨大影响,因此有些考生面对未能上榜的结果难免会情绪失控。《唐摭言》便记载了元和六年一次监生撕毁榜文的事件,礼部只好“以虚榜自省门而出,正榜张亦稍晚”,暂时控制一下场面。

放榜后:

春风得意马蹄疾

对“十年磨一剑,一朝试锋芒”的学子们而言,一旦科举及第金榜题名,可能会出现“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这种戏剧性的变化。因此,放榜后看到自己金榜题名,想到不仅打开了仕途之门,也给自己和家族带来了无限荣耀,沉醉在及第的喜悦中也是人之常情了。

最出名的一首写及第后喜悦心情的诗作莫过于孟郊的《登科后》:“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蟾宫折桂敲开了仕途之门,挫败多年后46岁才中举的孟郊感觉人生由此而发生扭转。诗中将“昔日龌龊”与今日的鲤鱼跳龙门相比,自认为不值一提。他策马走过长安的大街小巷,一天之间便把长安的美丽春景尽收眼底。

困居科场多年的举子,一旦科举及第初闻喜讯,一些诗人还会有“喜过还疑梦”的情态。在听到科举及第喜讯同时,也有让士人挥之不去的“惊”“疑”“梦”。姚合的《及第后夜中书事》曰:“夜睡常惊起,春光属野夫。新衔添一字,旧友逊前途。喜过还疑梦,狂来不似儒。”夜里睡觉时还会惊醒,怀疑自己中了科举到底是真实还是梦境。

然而,毕竟大多数人是落第者。参加科考能否一举高中是很多士子乃至全家人多年的心愿,有的家庭父母甚至给儿子定下“科举不第,不得归家”的规矩。唐代进士杜羔早年落第回家,其妻赵氏作诗《夫下第》曰:“良人的的有奇才,何事年年被放回。如今妾面羞君面,君若来时近夜来。”赵氏把丈夫落第当作很羞愧的事情,生怕人知道,可见人们对科举一第的期望之大。

可以想象,放榜后朝廷会设置宴会为中举的士子们庆贺,皇帝还会亲自接见前三名的进士。中举的学子们参加各种庆祝活动,出席各种酒会宴席。而那些落榜的文人们只能仰天长叹,收拾行囊回乡以备下届再考了。

据《浙江法制报》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中国藏族网通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国藏族网通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制作单位:中国藏族网通 青ICP证0104257号
   第A1版:头版
   第A2版:综合新闻
   第A3版:新闻视点
   第A4版:特别报道
   第A5版:热点·关注
   第A6版:深度·国内
   第A7版:社会新闻
   第A8版:40年讲述
   第B9版:大柴旦矿区人民法院
   第B10版:法苑服务
   第B11版:关注·人物
   第B12版:纪实
   第B13版:旧闻
   第B14版:资讯
   第B15版:透视案例
   第B16版:青海刑案警示录
染血的沙滩
古代学子都干些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