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8版:青海法制报8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中国藏族网通 | 青海羚网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2年12月17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黑白大搏斗
——德令哈一黑社会性质团伙覆灭前后(下)

    几年来,在举世闻名的柴达木盆地的东北边缘一个人口不足七万,市区面积只有25平方公里的戈壁城市——德令哈市,一个由22名犯罪成员组成的黑社会性质犯罪团伙所犯之罪行,给这个蒙古语意为“金色世界”的美丽城市蒙上了一层阴影。此案件,公安机关历经一年多的艰苦侦查至湟中县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到被指定异地管辖审理此案的湟中县人民法院组成7人专案审理组,耗资十多万元,历经三个多月的封闭式全案审查(在此期间,一名法官在办理此案中因公殉职,一名女法官险些流产),卷宗长达数千页,判决书就达67页之长:将以罗青松、尹程为主要组织者的22名黑社会性质犯罪团伙组织成员,锁定在多宗罪之中。

    ■ 本报记者  宋长旺  辛雪莲  湟中电视台记者  李树松  邓昌斌

    2010年10月,赵国峰、扎西等人受罗青松指使,到海西州地税局向欠罗高利贷的风叶(化名)要账。4人驾车将风叶拉至黑石山水库辱骂、殴打、威胁,被逼无奈的风叶从朋友处借了两千元汇到了赵国峰的银行卡上后,4人才让其离开。

    受害人风叶是这样陈述的:我在罗青松开设的赌场中参与赌博,赌输后向其借高利贷本金3000元,由于未能在规定的时间内偿还,罗青松的小弟经常向我要账。2010年10月份的一天,扎西、赵国峰等人把我拉到黑石山水库下游的道路边,威胁我赶紧还钱,扎西还动手打了我几拳,无奈之下我只好向朋友打电话借了两千元,并将钱打到赵国峰的银行卡上,之后他们又逼我写了一张1万元的欠条后放我离开。

    2010年12月24日3时许,在某电玩城玩游戏的小史用手拍了几下游戏机,该电玩城保安刘青明就电话通知罗青松,罗认为是有人在他看管的“场子”故意捣乱,遂纠集张亮亮、穆晓伟等人赶到电玩城,伙同刘青明将小史等3人拉到办公室,拳打脚踢,并强行将他们带至电玩城地下室,用橡胶棍、砍刀等殴打,造成小史轻微伤。

    早在2009年11月30日,罗青松为给崔普友(已判刑)帮忙,授意高文山、张亮亮打电话纠集马玉山等三十余人,戴手套、口罩,持镐把与崔普友有矛盾的刘春(化名)聚集的十余人斗殴。继而,闯入刘春家中,持械殴打刘春的妻子小梅、女儿小兰等人,致使小兰流产,小梅受伤。

    受害人小兰这样陈述道:2009年11月30日晚,因崔普友归还给我父亲刘春的汽车配件用不成,父亲就打电话让崔普友过来一下。不久,崔带着两个人过来与我父亲发生争吵后,就离开了。只一会儿工夫,他就叫来了三十多人,手里拿着木棒、砖头,不问青红皂白就开始打我们,我怕已怀孕的身子被打坏,就开始拼命跑,可还是被他们追上了。追上来的四五个人用木棒将我打倒在地后,有几个人开始用脚猛踢我的头、胳膊、腿和肚子,最终,我被他们打得流产了……

    高文山等人对刘春一家人实施完暴行后,罗青松向说是帮忙,实质上雇他及手下向别人施暴的崔普友索要了5000元钱,以此作为他们的“补偿”。因此造成身心巨大伤害的小兰每每想到所遭遇的暴行,时常被一个又一个的噩梦惊醒之时,人们无法知晓,罗青松、尹程两股黑恶势力在长达4年的暴力犯罪活动中,还有多少人被这一个又一个的噩梦惊醒……

    至此,我们虽不能悉数列举罗青松、尹程等22名黑恶组织成员在德令哈地区所实施的所有的犯罪事实,但透过像罗青松、尹程这样的黑恶势力在当地实施的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人们可以非常清晰地看到,这种黑恶势力在当地造成的太多恐慌与乱象已远远超出了其犯罪本身。

    2011年7月至8月间,在公安机关、检察院历经一年多的艰苦侦查、缉拿犯罪嫌疑人和公诉准备,先后付出一百多万元的巨大社会成本后,罗青松、尹程、马海晏、吕海军、穆晓伟、张亮亮、董贵玉、岑晓光、郭伟、扎西、付良全、刘青明、王春军、赵国峰、陈寿帮、王春明、关辉、高文山、卢文浩、李生朋、东曲杰、夏杰才让等具有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22名犯罪成员悉数被一网打尽,这个臭名昭著的黑恶组织就此覆灭。

    2012年10月23日,被指定管辖审理此案的湟中县人民法院专案审理组,历尽三个多月的封闭式全案审查工作和历时5天的开庭审理,同样付出十多万元的社会成本(在此期间,一名男法官在办理此案中因公殉职,一名女法官险些流产)后,针对公诉机关所指控的犯罪事实和当庭宣读和出示的受害人陈述、被告人在侦查阶段的供述、证人证言、鉴定结论、辨认笔录、现场勘查笔录、现场图、抓获经过等证据,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人罗青松、尹程相互勾结,纠集被告人张亮亮、穆晓伟、赵国峰等人形成了人数较多,成员相对稳定的犯罪组织,该组织通过实施违法犯罪获取经济利益,以维系和支持其活动,并组织、实施了多起在该地区有较大社会影响的抢劫、寻衅滋事、聚众斗殴、故意伤害等犯罪活动,对德令哈市的赌场形成了非法控制,严重扰乱了该地区正常的社会和经济秩序,在当地造成了极为恶劣的社会影响,该犯罪组织的上述特征符合我国《刑法》及相关立法解释、刑事政策规定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的构成要件,应当认定为黑社会性质组织。 故依照《刑法》之有关规定,对上述22名被告依法当庭作出一审判决:

    被告人罗青松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并处罚金3万元;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并处罚金两千元;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犯引诱、容留、介绍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并处罚金1000元;犯引诱他人吸毒罪,判处有期徒刑1 年,并处罚金1000元;犯容留他人吸毒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并处罚金1000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8年,并处罚金3.5万元,剥夺政治权利3年。

    被告人尹程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并处罚金两万元;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并处罚金两千元;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金2.2万元,剥夺政治权利两年。

    被告人王春军、赵国峰等20名犯有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抢劫罪、聚众斗殴罪、寻衅滋事罪、故意伤害罪等罪行,数罪并罚,分别被判处9年至1年以上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处不等的罚金……

    一审判决下达后,被告人罗青松、尹程等部分犯罪成员对此判决不服提出上诉,目前二审法院对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随着一声声庄严的宣判,被告人罗青松、尹程、王春军等22名具有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犯罪成员被绳之以法,人们无不为之拍手称快之时,殊不知,那些曾经遭遇过黑恶势力伤害的人们,其实,到现在,还没有从当初遭遇伤害的巨大恐慌和心理阴影中走出。

    10月26日上午,接受记者采访的此案专案组组长、湟中县人民法院院长刘纲、主审法官和其他法官围绕此案的整个审理过程,他们分析认为:透过对被告人罗青松、尹程等22名犯罪成员组成的具有黑社会性质组织所实施的一系列犯罪活动,和经过对整个案件的审理,我们发现,这个犯罪组织的犯罪成员大部分是刑满释放人员和无业人员,其中5年内有前科,重新犯罪,甚至还在缓刑考验期的犯罪人员就达13人之多。像这种犯罪组织一旦形成,首先会让老百姓没有安全感,它在社会上造成的巨大恐慌和乱象已经严重危及人们正常的生产生活秩序,更令人警觉的是,这种犯罪组织逐渐形成并壮大自身的势力后,在罪与罪之间的恶性循环中,开始恶性膨胀,无视国家法律、政府管理,公然对抗公权力,严重破坏、阻挠政府对社会的管理。其次,这种黑恶势力的成因,主要是社会和家庭疏于对他们的法制教育、关注以及缺乏严格的管理所造成,使得其犯罪的温床形成以前,他们的行踪、活动圈子,始终缺乏道德与法制光芒的映照,甚至成了被社会和家庭忽略和被遗忘的暗角,最终让其逐渐形成祸害社会百姓的一颗毒瘤。而这时,再当我们用法律的惩戒手段去铲除这样的一颗颗毒瘤时,其犯罪本身的危害程度却在有形无形中,让百姓和社会已经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和昂贵的成本。

    “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就此案本身来看,要从根本上消灭黑恶势力这一社会祸患的滋生,就应该对那些刑满释放人员和社会闲散人员从源头抓起,从点滴开始,及早从道德与法制跟踪教育、社会和家庭的严格管理教育入手,做到“打小、打早,除恶务尽”是根除黑恶势力和其他社会隐患的关键。

    庭审现场

    三、正义宣判,严惩不贷。

    说“法”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中国藏族网通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国藏族网通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制作单位:中国藏族网通 青ICP证0104257号
   第A1版:青海法制报1
   第A2版:青海法制报2
   第A3版:青海法制报3
   第A4版:青海法制报4
   第A5版:青海法制报5
   第A6版:青海法制报6
   第A7版:青海法制报7
   第A8版:青海法制报8
   第B9版:青海法制报9
   第B10版:青海法制报
   第B11版:青海法制报11
   第B12版:青海法制报12
黑白大搏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