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李延绯

高原的风呼啸着,吹打着草原的荒草。

“开饭喽!”随着食堂大师傅一声吆喝,众人不约而同向内院走去。

“东哥,又吃泡面呢?”丁再晖向赵东冬招呼。

“是啊,面片里有肉末,吃不了!”赵东冬一手提着水壶,一手端着刚泡好的方便面。

南方口音,在青藏高原显得有点特别,黝黑的面庞下笑容可掬。赵东冬缓慢走入派出所值班室。

这里是海南藏族自治州兴海县西北部的大河坝流域中上游的子科滩镇,平均海拔3323米,地形复杂,是一个以牧为主、农牧结合的小镇。

“布谷鸟调解室”

兴海县公安局子科滩派出所下辖8个村委会、4个社区居委会、40个自然社,全镇总人口19599人,其中农牧户3246户13092人、城镇2907户6507人。现有在编民警16人、辅警2人、村警8人,平均年龄30岁。

“手机是他摔坏的,必须得赔!”3月10日15时,子科滩派出所“布谷鸟调解室”传出争执声。民警东欧丹增坐在中间,身旁坐着两对青年男女。东欧丹增是这里的调解员,别看他年纪不大,但每年和同事化解了大大小小的矛盾纠纷150多起。

东欧丹增说,子科滩又名科秀塘,科秀在藏语里是布谷鸟的意思,子科滩就是布谷鸟的草滩。藏族文化里,布谷鸟代表吉祥,预示着吉祥如意,一切不好的事情都能在这里顺利解决。

聊起调解的心得,东欧丹增说,“首先要了解事件经过和双方的想法态度,把利于解决的方案摆在明面上,看大家有没有坐下来谈的可能性,一般的小矛盾一下午就能解决,但有的大纠纷得调解四五次,花费更多的精力和更长的时间。”

2019年5月,正值牧区虫草季,子科滩派出所得到村警上报信息说,有牧民因为草山地界纠纷产生较大矛盾。东欧丹增前后两次上门调解无果后,他又走访村里的老人,依据村子存留的图纸,在草山徒步行走了两天,实地划分地界。第四次调解后,双方终于在“布谷鸟调解室”里达成和解,并送锦旗到派出所表达谢意。

微信老乡群

“你加群了吗?”户籍室里,民警扎西措一边在电脑旁录入居民基本信息,一边询问居民是否加入了辖区居民群。

子科滩派出所辖区面积3300.4平方公里,牧区地广人稀,牧民居住分散,点多、面广、线长,子科滩派出所建立微信“老乡群”,民警用藏汉双语+语音回复的方式,及时解答群众在办理户口、身份证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同时可以预约办证时间。

扎西措说,目前派出所建立了9个群,最少的群有100多人,最多的群有300多人,自己会在工作之余查看群里发的各种问题,有时候解释不清楚,就让群众把证件手续拍下来,发过来比对,再用通俗易懂的方式为他们一一解答。

“我们也会针对辖区孤寡老人、残障人士和不能到窗口办理业务的群众提供上门服务,组织同事们带着照相设备入户办理身份信息,同时协调其他部门,提高办理证件的效率。为辖区居住较远的群众提供网上预约,根据办理的业务,告诉他们携带好相关材料,一次性办理好相关手续,对路程远不方便来取身份证的群众,民警还会送证上门。”扎西措说。

为了让兴海县基层派出所民警有足够的精力、时间深入社区、深入农村和牧区,预防打击犯罪,服务联系群众,提升基层社会治理能力和水平,兴海县公安局为每个乡镇派出所投入建成了视频会议系统,对各乡镇派出所是一次大减负。

子科滩派出所矛盾纠纷排查和求助化解类任务重,视频会议系统有效解决了各乡镇派出所来回跑路、开会等问题,让基层派出所民警把更多的时间节省下来放在为群众办实事上。

“你对它笑,它也会温柔以待”

比起派出所里其他人的雷厉风行,赵东冬显得斯文内敛。

“东哥在我们这儿是搞政工的,还兼职保障大伙儿后勤,有他在,我们吃得可好啦。”副所长丁再晖笑着说。

赵东冬出生在安徽蚌埠,2008年来青海游玩时,在长途汽车上遇到了现在的妻子,两人一见钟情。

大学毕业后,赵东冬如愿在上海某企业基础链做工程师。

“等你毕业了来找我吧,咱们一起奋斗。”赵东冬和电话那头的女友约定。

2011年初,相恋两年的女友家遭遇变故。“我暂时来不了了,你可以等我几年吗?”女友对赵东冬说。

经过很长时间的思考,2011年6月,赵东冬辞去了工作,来到兴海县一家房地产公司当资料员。赵东冬告诉自己,要陪着女友共渡难关。

水土不服,饮食不习惯,听不懂当地人说话,月薪从5000元降成不足2000元。“刚过来时,生活和工作的压力都很大,对前程担忧,对未来迷茫。”赵东冬说。

2016年招警考试,源于对警察职业的憧憬,赵东冬决定试试。最终,他从200多名竞争者中脱颖而出,次年2月加入到兴海公安的队伍中。

投入到新的工作后,赵东冬才发现警察这份职业的不易:派出所没有下班时间,有时候要白天夜晚连轴转,爱人带着孩子只能在晚上匆匆见一面。

2019年9月,赵东冬突然觉得左脚异常疼痛,刚开始只当作普通的崴脚,买了止疼药和药膏咬牙坚持。

“大伙儿都在没日没夜工作,我哪能停啊。”赵东冬说。直到半个月后越来越严重,甚至不能走路后,他才听从同事的建议,前往医院做检查,发现尿酸含量是正常人的两倍多。

“可能是痛风,但我寻思前面也没症状,也有人说是工作太拼了,喝水少引起的。县医院条件有限,等有时间了下西宁做个全面检查。”赵东冬说,从警以来,只在2018年回过一次家,原本打算今年过年回家的他,因为疫情防控工作严峻,搁置了下来。

“退票的时候既失望又难过,真想自私一回,踏上那趟列车。有时半夜醒来想到父母,心中有愧,会质问自己是不是已经忘记他们的养育恩情,只有和同事一起工作时能感受到一丝慰藉。”赵东冬感叹道。

赵东冬说,自己来这里是始于小爱,从穿上警服头顶警徽的那一刻起,就担负着大爱和责任。

“面对世界就像照镜子,你对它笑,它也会温柔以待。我会忠于警察这份职业,要对得起辖区百姓。”赵东冬说。

“五小工程”

子科滩派出所构建以民警+行政专门力量+社会各界力量为核心的矛盾纠纷调处联动机制,并延伸进社区、村组、中小企业。

2019年6月的一天,50余头牦牛穿梭在共玉高速上,致使来往的多辆汽车堵塞。接到报警后,所长薛园善和民警们赶到现场得知,附近村民将牦牛赶往草场时走捷径,没有按照原先的路线,而是选择横穿高速所致。薛园善指挥着民警们一边驱赶牦牛,一边在拥堵路面放置多块警示牌,提醒后车减速。几十分钟后,道路得以恢复畅通。

事后,薛园善对当事牧民批评教育,告知其行为的危害性。随后几天,通过联合高速路政大队对沿线居住牧民入户宣传并集中召开大会,结合案例以案说法,杜绝发生类似事件。

子科滩派出所开展以“破小案、办小事、解小忧、帮小忙、惠小利”为主要内容的新“五小工程”,真正让“枫桥经验”的惠民之举在辖区落地生根。

2020年1月,辖区内一家商店报案称,清理货柜时发现货架上一条中华牌香烟被人偷换,副所长丁再晖通过现场比对烟盒包装,认为作案人很可能是在买烟的过程中掉包,提醒各家商户留意。

不久后,另一家店主接待了一名男性顾客,该男子购买中华烟后借口太贵要求看看其他香烟,店主暗自提防。果然,店主转身取烟时,该男子从怀里拿出了一条假香烟准备替换被抓现行,后经派出所核查,该男子有过盗窃案底。

之后的半个月里,子科滩派出所和县烟草管理局联合,到县内每家店铺对类似行骗手段普法宣传,加强治安防范,建议商家有条件的要安装监控,如果有案件发生,方便线索排查。

“派出所就是为民排忧解难的地方,得和老百姓交朋友交心,亲力亲为,才能听到老百姓的诉求,体会到他们的困难在哪里,即便再小的案件也要认真对待。”薛园善说。

◆延伸阅读◆

子科滩派出所紧紧围绕学习借鉴“枫桥经验”,结合实际,牢牢把握“矛盾不上交,平安不出事,服务不缺位”的精髓,积极创建“枫桥式派出所”。2016年至2018年,子科滩派出所连续三年获得“人民群众满意服务窗口”称号,被省公安厅授予集体二等功。同时,完善排查预警机制,最大限度地把各类矛盾纠纷化解在基层,2019年至今,子科滩派出所成功调处化解草山矛盾纠纷30余起,调解邻里、婚姻、家庭等其他矛盾120余起,矛盾纠纷调处成功率达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