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版:社会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中国藏族网通 | 青海羚网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20年2月14日 星期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千户营高台舞云端
高台一出,顿时万人空巷,争相观睹。 郭成良 摄
孩童们化身帝王将相、才子佳人,再现一个个传奇故事。 魏廷祥 摄

导读

高台就是把孩子们装扮成各种传说或戏曲人物,绑束于铁木杆上,并固定于平台,由人抬着巡游。锣鼓声声中,小演员们装扮的帝王将相、才子佳人、贩夫走卒等人物襟带飘舞,锣鼓声声,展演出一幅幅古往今来的千古传奇。高台的雏形两千多年前就已出现,千户营高台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明代洪武年间,现已被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郭成良

在传统民俗里,进入腊月,河湟地区很多村庄的人们都忙着排练社火,为春节元宵节期间耍社火、闹元宵做准备,祈求国泰民安、风调雨顺。

在地处湟中西纳河畔的拦隆口镇千户营千东村一所有两层小楼的院子里,我们找到了国家级“非遗”项目千户营高台的传承人李富先,只见他和四五个身穿蓝色大褂的人正在制作高台道具。李师傅告诉我们,他们正在设计绑扎的高台剧目是《三星高照》,这是一组古老而吉祥的黄金组合,深受老百姓膜拜和喜爱。千户营由千东和千西两个行政村组成,9个自然村共出18台高台,另加上千西村马家庄绑扎的《魁星点元》高台,一共是19台。绑扎的高台剧目还有《航空母舰》《月老赐婚》《长坂坡》《穆桂英挂帅》等等。我们看到《三星高照》台柜上面的假山、主杆、支杆及踏板、背扣都已焊接完毕,人物的衣冠服饰、美髯葫芦、祥云元宝等道具也已制作出来。再有两三天,高台制作的前期工程将全部结束,接下来的一些细活儿要等到出高台的前几天来完成。

高台又称高抬、抬搁、铁芯子、飘色等等,是以高空绑扎小孩装扮人物造型,以经典小说、传统戏剧、神话故事等为主要内容,以沿街巡游为主要形式,融戏剧、故事、装饰、绘画、剪纸、数学、舞蹈、音乐、物理学为一体的综合性高空造型艺术,被誉为“空中戏剧”“空中舞蹈”。千户营高台以“高、悬、奇、妙”闻名遐迩,2008年6月,千户营高台被国务院、文化部列入中国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源远流长

高台的历史非常悠久,其雏形可追溯到两千多年前,先是对原始图腾、神灵的崇拜,发展到元末明初,高台基本形成一定的格局,就是把装扮成各路神灵或崇拜偶像的化身绑束在木杆或铁杆上,再固定在一个平台上,由人抬着在街巷里巡游,成为人们观瞻的一种艺术形式。

翻阅浩瀚典籍野史,在《国语》《武林旧事》《梦粱录》《陶庵梦忆》等文献中可以找到描述高台的只言片语。《国语·晋语四》载“侏儒扶卢”,韦昭注释为“扶,缘也。卢,矛戟之柲。缘之以为戏。”这里已经有高台的影子。

汉代“百戏”的杆上表演节目,直接孕育了高台的雏形。至宋代,民间流行“高台社火”,以巡游的方式表演民间歌舞和杂技。南宋周密笔记类文献《武林旧事》记载:“有以木床铁擎为仙佛鬼神之类,驾空飞动,谓之抬阁。”从“木床”(木质台柜)、“铁”(铁芯、铁杆)、“擎”(支撑)、“仙佛鬼神”(扮演的人物角色)等信息可以看出宋时高台的基本模样,与现在我们看到的高台如出一辙。

明代刘侗、于奕正《帝京景物略》载:“又夸儇者,为台阁。铁杆数丈,曲折成势,饰楼阁崖水云烟形,层置四五儿婴,扮如剧演。其法:环铁约儿腰,平承儿尻,衣彩饰其外,杆暗从衣物错乱中传。下所见云梢烟缕处,空坐一儿,或儿跨像马,蹬空飘飘。道旁动色危叹,而儿坐实无少苦。人复长杆掇饼饵频频啖之。路远,日风暄拂,儿则熟眠。”这段资料从铁杆(主杆)的高低,婴孩绑扎的数量、绑扎的方法,到悬浮在高空的状态,再到小演员吃食物、打瞌睡等细节对高台表演做了详尽描述。

清代同治七年(1868年),《双玉燕传》弹词云:“二十四架台阁接得长,喧天锣鼓奏笙篁,扮的是全本《和番记》,尽是儿童妆扮貌轩昂……”从中可以窥视其规模之盛。

民间关于高台的渊源众说纷纭,较有代表性的有神灵祭拜说,“抬歌”说,“晒孩儿”说,劳动生活娱乐说,传入说等等。

据千户营的老人们讲,千户营高台历史可以追溯到明代洪武年间。当时,祖辈们从江南(南京)地区移民而来,这些衣衫褴褛的迁徙者散落在河湟谷地的各个地方,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几经流转,一些人在湟水北岸的西纳川千户营一带落户定居,与当地土著居民一起生活,把江南地区先进的农桑技艺融入到这里,在放牧牛羊的同时经营稼禾。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生息,祖辈们记忆中舞社火的鼓点又在脑际喧响,便一点点挖掘出来,灯官、哑巴、胖婆娘、耍社火,闹元宵……他们也没有忘记装在脑子里绑扎高台的手艺,在悠悠湟水北岸,西纳河边,支起架子,涂抹油彩,舞动长袖,展演高台。

经过数百年的演变,千户营高台这种单纯的祭神活动开始向形式表演化和内容通俗化方向转变,演绎着一个个故事或传说,并一代代传承下来,红红火火展演了六百多年。

扮古演今

神话传说是千户营高台绑扎素材的重要来源之一,如最有名的《魁星点元》。“魁星点斗,独占鳌头”是旧时对科举状元的美称,魁星被人们尊为文运之神。魁星神像头部像鬼,蓝面红发,一脚站鳌头、一脚向后踢起;一手执笔,一手执砚,意寓用朱笔点定中试人的姓名。出高台时,家有学子的人家,在家长的带领下,给装扮一新的《魁星点元》高台披红挂彩,祈愿学子学有所成,表达了人们心中的美好愿望。

民间故事内容通俗易懂,为人们喜闻乐道。千户营人把民间故事题材搬上高台,用高台的形式展演出来,比如中国传统四大“民间故事”、《刘海戏蟾》《妈祖》《月老赐婚》《劈山救母》《文成公主进西藏》等,这些家喻户晓的故事不仅有一定的观赏性,还蕴含着深刻的教育意义。

千户营人有足够的选择空间,从烟波浩渺的文献古籍里寻找自己喜欢的故事,作为自己绑扎高台的素材和蓝本。而戏剧文学、戏曲形象对千户营高台剧目的形象和内容影响最直接、最广泛。

千户营高台内容多取材于戏曲艺术,学习和借鉴戏曲的装扮和化妆手段,把原本在舞台上表演的故事搬上高台,使这种“动”的说唱艺术变为“静”的展演艺术,以“高、悬、奇、妙”来吸引观众,让人叹为观止。

千户营高台在继承传统剧目的基础上,顺应时代,表现时事,讴歌正能量,创造出具有现实意义的题材,把生活中有意义的生活片段,通过高台的形式呈献给观众。近年来研创出具有青海独特地域特色和民族风情的新题材《高原白雪舟》《民族大团结》《环湖赛》等优秀剧目。

经典留痕

千户营高台在600多年的发展中,内容涉及广泛,题材众多,据绑扎老艺人讲述,演出剧目有数百个。一个题材,可以年年绑扎,而每年的样子又不一样,服饰可以变,道具可以变,装饰的花草树木、飞禽走兽也在变,可谓千变万化,不变的是高台给予人们的艺术美感和更深层次的启迪意义。据粗略统计,新中国建立以后,千户营高台演出的剧目有《魁星点元》《三星高照》《西王圣母》《麻姑献寿》《梁山伯与祝英台》《刘海戏蟾》《月老赐婚》《封神榜》《真假美猴王》《长坂坡》《桃园结义》《五虎上将》《三英战吕布》《樊梨花征西》《唐蕃古道》《穆桂英挂帅》《薛仁贵征东》《李连贵卖水》《草原英雄小姐妹》《三江源》《民族大团结》《环湖赛》等近百部。

保留下来的这些剧目堪称千户营高台绑扎的经典剧目。新的题材领域在不断拓展,新的内容在不断添加,优秀的题材会被反复绑扎、推陈出新。

高台《魁星点元》是千户营高台的肇始之作,由千户营马家庄马氏家族绑扎,由来已久。千户营村民马忠元老汉讲了这样一个故事:马家庄有一个马老先生,人称龙太爷,当时是马氏家族的头人,有胆有识,略识文墨。有一天夜里,龙老太爷做了一个奇异的梦,梦见有一条似龙非龙,龙头龟身麒麟尾的神兽,头上还站立着一个蓝脸红发之人,从千户营东面的截山垭豁飞过来,落在了马家庄。龙老太爷梦醒后,觉得这个梦大有来头,认为是一个吉兆,但不解深意,遂将这个梦说与一位私塾先生,先生捻须颔首,半晌说,这似龙非龙的神兽为鳌,是龙之九子之一,上面站着的应该是魁星,此梦应为“魁星点元,独占鳌头”的祥瑞。从此,马氏家族绑扎的《魁星点元》高台成为千户营高台每年打头的固定剧目。

相传清朝同治十八年,一队叛军自北一路烧杀抢掠,直奔千户营而来,当叛军冲杀到千户营北面拉沙路口的时候,魁星突然显灵。叛军看到千户营方向刀光剑影,误以为千户营早有防备,遂改道经拉沙向湟源方向奔去。后传来消息,沿途几个村庄遭到叛军血腥洗劫。魁星显灵的故事不胫而走,从此以后,千户营人每年绑扎高台必有“魁星”。每年展演时,扮演的“魁星”高台都要抬到那个拉沙路口站一站,望一望。

绑扎技艺

千户营高台由原来的“神事”发展到后来的以观赏娱乐为主要形式的文化活动,其绑扎秘诀及技巧也由以前的独家传承、秘而不宣到现在的公开、甚至举办高台绑扎技艺传承培训班,变化很大。现阶段千户营高台绑扎艺人有国家级传承人1名,省级传承人1人,千东、千西两村或多或少掌握绑扎技艺的人数达到300人左右。这些对千户营高台的发展和有序传承有着非常积极的意义。

一台新的高台的研发创作,大致包括主题构思设计、材料工具准备、道具制作、演员挑选、脸谱服装、绑扎、装饰等七个阶段。其中绑扎是最为重要的环节。

原先,高台从制作台柜及支架、道具,到绑扎等工序都在各自的自然村独立完成。正月十三日早上,各队人马带着绑扎好的高台来到千户营三官庙集中,进行表演。新千年开始,在县文化馆及上级文化部门的动员和“非物质文化遗产”宣传背景下,千户营高台艺人逐渐认识到高台绑扎技艺是祖先遗留下来的文化遗产,人人都享有参与、欣赏的权利,这种平时相互之间有一定保密性的绑扎技艺,在正月十三这一天,将在众目睽睽之下完成绑扎的整个环节,揭开千户营高台一年一度的巡演序幕。

每年正月十三这天早上,小演员们集中在化妆室里等待化妆,各队的绑扎艺人们从各自的库房中拉出高台台柜,把提前制作好的支架主杆、支杆、连接附件及服装道具等物一地摆开,支起手脚架,进入绑扎环节。

约11时,火神会会头一声令下,带妆的小演员被送上支架,站在踏板上,将胸扣扣起来,在背后扣上背靠,用布带在胸部、臀部、小腿部进行缠绕绑束,绑束松紧要适宜,在这方面千户营高台艺人们都有丰富的经验,做到万无一失。根据需要给小演员或戴上冠冕,或披上霞帔,宽大的服饰掩盖住了支架。艺人们用假山、鸟兽、树木、花草等点缀装饰人物,高台人物逐渐丰满起来,变得有血有肉,活生生立在那里,摆着优美的姿势注视着地上的芸芸众生。

舞动的彩虹

在社火表演中,随着锣鼓唢呐的伴奏,舞龙舞狮,高跷秧歌,跑旱船等节目,皆舞之蹈之,把一年丰收的喜悦、劳动的艰辛,酣畅淋漓地表现出来。作为社火压轴的高台上,小演员手握着彩绸、花篮、掸尘、天书、宝卷、墨斗、毛笔或各种兵器之类的道具,同样踏着鼓点在街道或广场里作着特殊的舞蹈。随着高台的整体移动,他们脚下的花卉树枝、身上的衣袖飘带、头上的宝冠缨络,配合着小演员有节奏的节拍舞动飘摇。一台高台由3至5名演员和10余名左右工作人员组成,19台高台有近300人组成,阵容庞大,加上高台装饰花红柳绿,上面神灵大仙腾云驾雾,帝王将相威风八面,深闺佳人花容月貌,凡夫俗子、商贩走卒、形形色色的人都以不同的身份和形象出现在高台上,襟飘带舞,锣鼓声声,展演出一幅幅古往今来的千古传奇。

随着“咚咚锵锵”的锣鼓声,以高台《魁星点元》打头的高台队伍,从三官庙火神会出发,一路逶迤,走走停停,在村庄主要街道巡游,在一些相对开阔的十字路口、官场(公共地方)、有标志性建筑的地方驻留,从远处看,就是一条流淌在乡间村巷的五彩缤纷的河流,舞动于天际云间的彩虹,美不胜收。

不是尾声

每年的千户营高台展演是湟中及周边地区极为隆重的民间文化娱乐活动,当地政府适时举行“高台搭台,经济唱戏”物资交流会,利用这种平台从事贸易活动,远近观众慕名而来,集聚千户营,亲眼目睹这一“空中舞蹈”的盛况。许多民俗学家、摄影爱好者纷至沓来,用镜头定格这些绚丽多彩的画面。2020年春节,由于启动防控一级响应,全面实行封闭式管理,高台展演活动没有举办,但是相信来年它肯定会如期与观众见面。

在民间艺术中,千户营高台称得上是一朵盛开在民间的艺术奇葩。这种来自江南,生长于河湟地区的空中造型艺术,受到当地文化养分的滋养,形成了具有浓郁地方风情、民族特色的民俗艺术,其历史悠久,传承绵长,不仅丰富了当地群众的文化生活,增添了浓郁的文化气息,也为传播中国丰富灿烂的文化做出了贡献。在河湟地区成为一面璀璨夺目的民间文化旗帜,在省内外具有广泛的影响。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中国藏族网通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国藏族网通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制作单位:中国藏族网通 青ICP证0104257号
   第1版:头版
   第2版: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第3版:要闻
   第4版: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第5版: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第6版: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第7版:综合新闻
   第8版: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第9版:社会
   第10版:江河源/副刊
   第11版:文化纵横
   第12版:专版
千户营高台舞云端
抗击疫情的“有所为”与“有所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