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版:人文周刊 上一版3
 
标题导航
中国藏族网通 | 青海羚网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9年1月11日 星期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湟源,我的冰雪童年

□雪峰

小时候,母亲用羊毛做得鼓鼓的棉袄棉裤,挡住了冬日的寒冷,但被冻疮亲吻过的手脚,在暖炕上的被窝里,把睡梦弄得又痒又痛。

小河边的老磨坊里,悠悠飘洒在磨盘周围的面粉,更像雪花般把纯洁的冬天留在了记忆深处——早晨的冰棒,结满了水轮盘,看磨的李家阿爷,用镐头敲冰的身影印在冬天的磨坊底下凿了冰的河面上,演绎着生产队那个年代的勤快人生。那黑衣老者,就如一名站在小船上的渔民,总使我不由想起那篇古老而神秘的寓言:《渔夫的故事》。

水磨闲下的时候,湟源便进入深冬。过了小桥,就是童年的乐园,草滩上衍生出光滑的冰场,黄草、芦苇,只露出一截截枯萎的头在冰面上望着孩子们嬉戏或进行滑冰比赛。被弄湿的棉鞋和父亲严厉的目光带给我的不舒服,只会持续一小会儿,明天的计划将会依然进行。当捡回家的干柴和牛粪慢慢堆成一个小山包的模样时,我们时刻准备着与冬天握手告别,开始期待春节的新衣服……

腊月来临,寒气挡不住火热的童心。我们会捡一些被人们丢在庄外、树林、河边的牛羊和猪骨头,积攒在闲置的背斗中;还有公路边从汽车上掉落的零部件、被生活淘汰弃置水沟、雪地中的旧铁锅、烂铁锹等废铁,也被我们精心地积攒起来。在冬至,吃过母亲煎炸的油饼后,“又长了一岁”(大人们都这么说)的我们“开”着自己的独轮小推车,把冬天的这些收获,推到附近的供销社,论斤卖给他们。那一刻换来的六七块钱,那般沉重,却那般幸福着我们的童年……

买几挂红色的喜气洋洋的炮仗准备过除夕夜,还要买两杯瓜子来和弟弟妹妹一块儿解馋,买几支铅笔、一个心爱小巧的“削笔刀”,几本新的作业本新学年要用……有了最初的财富,孩子们反正是高兴得翻了天了,那点捏在手心里的花花绿绿的纸票子,却也不是一花而尽,一半钱还得省下来交给母亲,要打几尺条纹布做新鞋呢。

这时,我们便会觉得家乡就是快乐世界,冬天是多么美好而又幸福的季节……

到了某一天,父亲会提醒我: 明早要早起,去“打冰”。我才想起是“献冰节”又一次莅临我的家乡。早晨,天微微亮时,我被大人叫起来,洗干净手和脸,扛着钢叉背斗向每年结冰最厚又最晶莹洁净的磨沟出发。年长的哥哥姐姐们用镐头打下来一块块闪着光彩的冰块,让我们在流水口处捞起来放一块,最后会给大家均分。天越来越亮时,亮灿灿的冰块会总让人联想起神仙的居所——从那里射散出的光晕,便似这般晶莹剔透,如梦似幻吧?这些冰,我把大块的一块一块献在自家的承包地里,因为听父母说来年会大丰收。剩下些小的,最干净,最晶莹明亮的要背回家,要在堂屋献一块,大门顶献一块,祈福全家平安。然后敲很小几块让家里所有人都吃一点,祝身体健康,百冰(病)消散,接着敲碎一些,喂给母亲饲养的那七八只老母鸡,它们会高兴地拍着翅膀啄来啄去,外院的奶奶说它们会下很多很大的蛋给主人家;还要往正沸腾着的香气扑鼻的“腊八粥”里放几块,也给没儿女的邻家伯伯、伯母送一些,听村里老爷爷说,喝一碗腊八粥会健康长寿。

这“腊八粥”,熬出了一锅香甜的味道,也熬出了庄邻和睦相处的乡情,更熬出了湟源的冬天——我父母和村人那与人为善的家风味道。

寒冷的冬,呼出来的气白乎乎的,它会顺着口罩粘在人的眉宇间、睫毛上,变成小小的冰挂,让人眼前朦朦胧胧的。但腊月的家园,那冰封的童年世界,在我脑海留下了永恒的温暖与馨香。

过完年,日历上是春天,家家户户大门上贴着喜气洋洋的春联,“春”字满篇,然而春天似乎只躲在人们心中,羞羞答答地还不愿出来与大地拥抱,因为在春节期间,湟源依然是冰封大地,气候寒冷。

农历二月,飞雪光临湟源,是生活的正常节奏,大风和降温时不时会给你一个意外。

冬天的故乡,是一首总也写不完的诗……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中国藏族网通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国藏族网通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制作单位:中国藏族网通 青ICP证0104257号
   第1版:头版
   第2版:省内要闻
   第3版:国内要闻
   第4版:综合新闻
   第5版:迎接全省两会专题报道
   第6版:市州新闻
   第7版:中国新闻
   第8版:公益广告
   第9版:人文周刊
   第10版:人文周刊
   第11版:人文周刊
   第12版:人文周刊
湟源,我的冰雪童年
雪中村庄(外一篇)
风箱
冬至那碗羊肉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