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版:人文周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中国藏族网通 | 青海羚网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9年1月11日 星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时光慢一点,再慢一点

□杨淑贞

我是第二次到洪乎力夏季牧场的。几年前的夏天,我带着海晏县作协的部分作者,到洪乎力牧场拜访德州村青年作家董军。那年董军和他的妻子赶着牛羊,在夏季牧场坐场。我们到达洪乎力时,他正等待我们的到来。记得那天,我们坐在绿莹莹的草地上,看着云卷云舒,喝着醇香的牦牛酸奶,所有人都被深深地陶醉其中。

去年夏天的采风活动,我之所以依然选择了洪乎力夏季牧场,除了想让会员们深入牧区,感受和体验牧民们的放牧生活,还有我的私心作怪:我想再一次亲近那片橘红色的土地(蒙语“洪乎力”的译意),再看一眼那丰饶的草场,以及移动在草场上的肥壮的牛羊。

因为是盛夏,一大早阳光就炽热无比。当车子行驶到离洪乎力不远的草原时,目力所及处,隐隐约约的山峰被薄雾所覆盖,如同水墨画一般。如果没有草原的陪衬,把它当作烟雨蒙蒙的江南水乡是任何人都不会怀疑的。见到此等美景,所有人都嚷嚷着要下车看看,这个要求是我无法拒绝的。

穿过十来米的草地,我们在铁丝网边朝东站立,刺目的阳光下,草原深处的山峰越加朦胧,浑圆的山体时隐时现,有人兴奋地大喊:大家看,那像不像蓬莱仙境?在众人纷纷附和中,我想,其实它像什么都无所谓,只要我们心中有山,心中有仙。

离开那片草原时,我们看到一种红头黑身子的虫子,在草地上奋力蠕动着,有好多爬到公路上,被来往的车辆轧得稀烂,粘在柏油上,让人不忍目睹。听熟识这种虫子的老师讲,这种虫子对草原的破坏力度不亚于鼹鼠,所到之处会造成草资源枯竭,别看它们只是慢慢蠕动,其实不到个把月功夫,它们就会爬到洪乎力牧场的。看来,大自然中跟牛羊争食的物种何其多,消灭害虫、保护草场不仅是牧民的义务,也是我们所有人的责任。

伴着花香,我们到了洪乎力夏季牧场。经过精挑细选,我们将宿营地安扎在一片相对平坦的草地上。扎好几顶小帐篷,我才细细环顾四周——东面有一条看起来水流不是太湍急的河,听董军说,这条河叫洪乎力曲河,牧场牲畜的饮水都依赖此河;洪乎力曲河左岸不远处有一座突兀的小山,从我们所在的地方望去,坡度相对平缓,登上此山大概花不了多大的气力,听说那座小山叫鸽子洞,按字面意思,那山的石崖上应该有为数不少的野鸽子做巢;鸽子洞的北边,零星散落着几顶白白的帐篷,那是德州村牧民的畜牧点,一群羊悠闲自得地在开满野花的草原上徜徉,不得不说,这里真是个美不胜收的地方。

时间已近中午,大家商议着先烧点奶茶解解渴,几位男士忙着从河边搬来石头,支起三锅岔,结果发现忘记拿燃料,于是我便和董军几位走向牧民的帐篷。因为这里放牧的都是德州村的蒙古族牧民,董军跟他们熟识,还说不定沾亲带故,这样也好深入了解一下他们放牧的情况,顺便要些干牛粪。

身子骨壮实的南木措领着她的两个小胖孙子,站在帐房门口。她跟董军用蒙语打了声招呼,之后热情地邀请我们到她家的帐篷里坐坐。我们谢绝了她的邀请,站在草地上聊起了家常,她说今年到夏窝子的时间不长,每天早上,她的丈夫久美会把她家的一群羊和挤完奶的几十头牛赶到西边的山上,让牛羊吃草,他回到帐篷做些杂事,而南木措则收拾完家后开始捡牛粪、打酥油、做曲拉。因为今年雨水旺,草长得非常好,不管是牛羊还是几匹马的皮毛都显得油光滑亮、膘肥体圆,这让他们感到特别欣慰。

告别了南木措,背着跟她要的半袋子牛粪,我们走向离她家不太远的牧民金花家的帐篷。金花是三个女孩的母亲,她的大女儿在县城中学上学,孩子放了暑假就到夏窝子来帮金花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两个小女儿是一对四岁的双胞胎,我们走进帐篷时,她俩正抱着奶瓶喝奶,由于夏季光照强,两个小孩子的脸被晒得黑红,看上去让人疼惜。

帐篷里搭了一个简易的大床,它占去帐篷面积的二分之一还多,剩余的地方放了几个小纸箱,还有一个做饭用的火炉。我们在床沿上坐定,金花的大女儿把几块牛粪投进炉子,忙着给我们烧奶茶,而金花则蹲在炉子边,抱着其中一个孩子,说她跟丈夫刚把牛羊赶到山上回来。由于天气炎热,山上蚊虫肆虐,有时候他们刚把牛羊赶到放牧地,人还没回到住地,而牛羊却先他们一步跑下山了,这让他们很无奈,只好再一次赶他们上山。好在现在他们家把很有野性的牦牛,换成了原产于瑞士阿尔卑斯山区的西门塔尔,西门塔尔牛产奶量高,役用性能好,且性情较为温顺,很受牧民们的喜爱。

谢绝了金花的挽留,我们提起她送给我们品尝的小半桶西门塔尔牛奶,向营地进发。在一阵烟熏火燎中,奶茶烧好了,那浓郁的奶香和着花香弥漫在四周,让人禁不住食欲大振。大家或坐或躺,陶醉在大自然的博大秀美中,生活中的各种纷繁杂事统统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简单地吃了些东西,我们朝鸽子洞出发。要到鸽子洞,必须得淌过洪乎力曲河,别看洪乎力曲河河水平缓,可一挨近河面便感觉水有些刺骨,尽管天气的确好得不能再好了,可由山泉汇集成的河水不会因天气的变化而变化。直到这时,我才意识到要蹚过这条河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河水温度是一个方面,更大的困难来自于河里的石头。石头牙子锋利倒也罢了,心想只要耐着性子挑圆润些的石块踩上,就算慢也会在男老师们的搀扶下顺利渡过。糟糕的是,脚一踩上石头,依附在石头上的像淤泥一样的东西滑得让人无法站立,好容易到了河中间,那湍急的流水已经淹没到了大腿部位了,有好几次差点把搀扶我的人拉倒在河里。此时的状况是,退回去跟渡过去是一样的艰难。于是索性奋勇向前,在众人的加油声中渡过了洪乎力曲河。

经过略微休整,我们朝鸽子洞爬去。爬了不到三分之一,几个文弱的女士和年老的男士便喊着爬不动了,剩下三个男士再加上我共四个人继续朝山顶攀登。

一直以来,我对登山情有独钟。记得十年前我们攀登离此不远的海拔4385米的夏格日山,登山人员跟这次没有太多的变化。那次我是第一个登顶的,看来今天我有希望延续十年前的“辉煌”战果了。

没想到董军他们连蹦带跳就超过了我,朝绮丽的山崖奔去。我狠狠地喘了口气,想当年,自己爬起山来不也是挺厉害的嘛,哪有现在这般气喘吁吁?

走一阵喘几口气,喘一阵又爬一段坡,终于爬完了开满各色鲜花的草地,来到生长着灌木的地带。擦擦汗躺在野花丛中,浓郁的花香扑面而来,我闭上眼睛平复了一下气息,然后平视天际——天蓝得让人心尖发颤;一大朵一大朵的白云懒洋洋地在我的头顶漂浮着,偶尔在草地上投下一大片阴影;一只兀鹫伸展着硕大的翅膀,把蓝天白云作为布景,舒缓地滑翔着,之后落在山崖上,几乎跟山崖融为了一体……

时间似乎凝固了,那些花草也像停止了生长,兀鹫变成了岩石,白云稳住了身形,牛羊放缓了脚步,只有天还是那样的蓝,草还是那样的绿……

真惬意呀!心再一次柔软了起来,只希望时光慢一点,再慢一点,让这一切陪伴能够长久……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中国藏族网通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国藏族网通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制作单位:中国藏族网通 青ICP证0104257号
   第1版:头版
   第2版:省内要闻
   第3版:国内要闻
   第4版:综合新闻
   第5版:迎接全省两会专题报道
   第6版:市州新闻
   第7版:中国新闻
   第8版:公益广告
   第9版:人文周刊
   第10版:人文周刊
   第11版:人文周刊
   第12版:人文周刊
归乡杂记
青海民族大学赋
《重校荆钗记》插图 金陵版画
时光慢一点,再慢一点
父亲的青海